蓝之舰投投资管理行业资讯
查理·芒格的“广泛常识”
作者:   时间: 2014/07/24
    1995年,查理·芒格在南加州大学商学院做了一次重要的演讲,题为《投资技巧是广泛的基本常识之一》。这篇演讲围绕着一个芒格认为特别重要的主题,即人们如何获得真正的理解,芒格称之为“广泛常识”。
 
    如果仅仅引用某些事实和数字,比如太阳从东方升起,春天来了百花开放,并不能反映常识。相反,芒格认为常识与如何组织和综合这些事实有极大关系。芒格相信,获得常识的唯一方式是,通过智力模式的片段获得生活的经验。“你必须把模式保持在头脑中”,也就是,“你必须组织你的经验——间接经验和直接经验——使它们融入到这个模式的框架中去”。
 
    芒格说,要学习的第一条规则是,你必须在头脑中装有多种模式。你不仅仅需要好几个模式,而且需要用几个的准则支持你的模式。而要成为一个成功的投资者,就需要用多个准则的方法进行思考。这种方法可以把你和大多数人区分开来,因为毕竟我们的世界并不是多准则的。我们都知道,学科与学科之间很容易形成“壁垒”,经济学教授在演讲中通常不会涉及物理学,而物理学教授也不会谈及生物学,生物学教授不会谈论数学,同样,数学教授也不会涉及心理学。但是芒格相信,如果要成为一个成功的投资者则必须超越这些“智力上的管辖界限”,在自己的设计框架中包含各种模式。
 
    “我认为人类的大脑必须根据模式进行工作这句话必定是正确的,”芒格说,“窍门在于,让你的大脑比别人的大脑工作得更好,因为你的大脑理解了最基本的模式——这些模式会一个一个地完成大部分工作。”以此类推,要达到价值投资的最佳效果,我们必须在思想中加入更多的概念和更多的模式。这样,你就有可能永不满足于投资,直到你理解了心理学上的行为模式。当然,“你不必成为所有这些领域的专家”,“你所要做的不过是抓住那些真正有用的思想,尽早了解这些思想,并把它们掌握好。”这种做法的好处在于,当几种模式综合起来,并向同一方向起作用时,你就会获得一种洞察力。
 
    举一个例,约翰·梅内德·凯恩斯虽然是经济学家,但是在他进入证券市场后却能够很快认识到价值投资,最后与本杰明·格雷厄姆殊途同归,表现出一种惊人的洞察力。1934年,也就是《证券分析》发表的那一年,凯恩斯致信他的同事:“认为把资金分散到众多自己并不了解也不特别信任的公司中可以降低自己的风险,这种想法是错误的……我个人感觉,在一段时间之内,我完全信赖的公司很少超过两三个。”1938年,凯恩斯为切斯特基金写了一份策略报告,表明他的投资原则:
1、“认真选择几项投资,这些投资与可能的实际价值、多年后的潜在内在价值、同时期的其他投资相比,比较便宜;”
2、“长期稳定地持有这些投资,也许持有几年,直到它们达到了预期的收益,或者直到有证据表明,当初购买它们是一个错误。”
 
    凯恩斯选择的股票很少,而且他是根据价值来评估他选择的股票。凯恩斯掌管切斯特基金18年,期间发生了1929年的经济崩溃以及第二次世界大战,但是切斯特基金的年平均收益率在13.2%,而同时期的不列颠市场的收益却是负数。不要忘记,在某些岁月里切斯特基金也非常痛苦,比如1930、1938、和1940年,基金净值下跌幅度超过了不列颠市场。当然,价值投资者虽然会遭遇严重挫折,但最终他们都会战胜市场。
 
    为什么不采取波段操作呢?因为“我们没有证明自己能在交易周期的不同阶段充分利用整个系统的变动,整体买进或卖出普通股票,”凯恩斯说,“由于看到很多这种经历,我很清楚,整体转手的思想有各种不实用的、事实上令人不快的理由。那些想要整体转手的人出手太晚而且买进也太晚,同时过于频繁地这样做,因此,他们的成本过高,也就形成了一种不稳定的投机思想。这种投机思想如果在社会上广为流传,就会加剧价格波动的社会恶果。”
 
    如果说,凯恩斯在他那个时代,他所遵循的价值投资尚处在艰难的探索之中,而今天以巴菲特为代表的价值投资者,他们正以博大精深的学识指导我们,因此我们是幸运的。如果我们能够通过拓宽视野,进一步思考认识到股票价格并非总是理性的,以价格去评价股票是一种非常错误的思考方式,我们就能够从把价格作为唯一的决策中破茧而出,接着我们可能就不会那么积极地关注股票价格,我们可以集中精力去做应该做的事,比如仔细研究一家公司,投资思想或策略。
 
    芒格说,“我相信永恒的真理:基本的数学、基本的赛马感觉、基本的恐惧以及对人性的基本判断使得我们有可能预测人们的行为。如果你根据一些准则来进行预测,那么,我认为,你可能会做得更好。”
合作伙伴

地址:杭州市江干区香樟路2号泛海国际大厦A座10楼 1001室 电话:0571-81998790 E-mail:lzj@lzjinvest.com

版权声明:浙江蓝之舰投资管理有限公司 浙ICP备07023469号